您所在位置法邦网 > 法律咨询 > 北京法律咨询 > 刑事辩护 > 

上海市宝山法院的创新

待解决咨询

[关注该咨询]
咨询编号:2901什么是编号?

上海市宝山法院的创新

各位律师好,下面是我给上海各级法院的申诉请求书,至今已近一年,没有回复.我请求各位老师的指导.谢谢!

我,要求申诉人:张建敏,男,55岁。身份证310110195311054633,无业。

联系电话:13816117202

户籍地:上海市杨浦区,凤南一村、59号、101室,邮编:200093

我的申诉请求: 依法撤销上海市宝山区法院(1992)宝法刑初字第169号刑事判决,重审:我何‘以工人身份被定受贿罪’判刑一年半!?应该用法定构成受贿罪名的全部条件审核我的‘受贿罪行’。多年申诉被拒怎么回事,冤屈难申无出路心不甘!

我于2002年初提出申诉,宝山法院在2002年2月28日回复我说:申诉已过时效,依法不受理。至今我多次以‘主体身份与罪名不符;证据不确实、完整’为由提出申诉,宝山法院用‘不回复’方法拒绝。申诉或重审是否单用‘时效’规定就可驳回?法院根据的‘法律规定’,在当时与现时的刑诉法中没有,申诉有时效是在2002年9月10日发布的“最高法院《关于规范人民法院立案再审的若干意见(试行)》”中,02年11月1日起实行!宝山法院拒绝我的第一次申诉,提前8个月使用了‘试行意见’中的一条(非全部),我以后的申诉就成了‘自然过时效’,我的第一次申诉怎么就被‘未发布’的试行规定‘依法驳回’?我要求法院出具书面法律文本告知原因。

行使法律规定的‘申诉有期限’,并不等于可用‘时效规定’否定其他申诉条件而剥夺其申诉权,刑诉法与(试行意见)都有条款明确规定的是:

a、刑诉法204条规定:一、有证据证明原判决、裁定的事实确有错误的,法院应当重审;二、有据以定罪量刑证据不确实、不充分或证明案件事实的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的,法院应当重审;三、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法院应当重审。宝山法院只用‘时效规定’驳回我的申诉,无视我申诉的主要因素,所以驳回我申诉的理由不完整。

b、(试行意见)中不受‘两年申诉时效’限制的规定有:一、可能对原审被告人宣告无罪的申诉,法院应当受理。“可能”的含义,就是对原审案件中证据不完整、不确凿的最好概括,就是明示‘过时效’不应是拒绝申诉的唯一理由。社会主义法制的严肃性、公德性决定了“可能”的含义是:申诉理由可能是真实的。随意曲解、提前行使‘时效规定’实不应该。(意见)二、原审被告人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两年内,向人民法院提出申诉人民法院未受理的,法院应当受理。我的首次申诉在最高人民法院出台(试行)意见之前,法院超前使用‘过时效’规定不受理不该。即使我现在的申诉‘过时效’,只要符合申诉时效规定之外的任一条件也应重审。(还有三)

我多次申诉的理由是:(简略)

一、我是大集体工人,因劳动协作需要被借用到全民所有制企业,也是工人,只填写过集体企业人事部门的职工表格,并没填写过组织部门的干部、职务表格,更没调入全民企业。判决书说我是‘身为国家企业单位受委托从事公务人员’,其实我不是全民企业职工,也没有接受过培训、考核或口头接受‘企业’的委托、授权、谈话后去从事公务,也没享受‘权力’应有的配套福利、报酬。如撇开当时管理的散乱不论!那么我当时享受的工资、福利、政治权力,都低于国企一线工人标准,劳防用品不穿戴齐全就无法工作,这应是事实上的‘工人’证明! 法院说我有‘从事公务’的身份!什么证据?国企委托一个没有被纳入规范化管辖轨道的‘大集体’工人,去从事全民企业的‘公务’,这在现今也是违反国企任何规则的事!当时已把职务工作的‘职、权、利’明文规定到人员与制度,某些工种有‘外快好处’,领导也了解不少,却没把此类工作纳入‘职权利’的明确管理,很说明此类工作无职权性质,否则,怎么证明其公务性。判决书说我‘担任废钢验收员’,‘证明’中没如此写明!实际工种为:废钢收发,当时在台帐式管理下班组内都是‘员’,如生产安全员、质量管理员、仓库保管员(看仓库)、浴室管理员(守浴池)、大楼值班员(清扫工)、门吊驾驶员等都是一线工人!法院把此类员嫁接到公务员!创新?即使在2000年时厂方也无明文规定这类工种有‘公务性’!所以,没有‘合法证据、合理事实’证明我是从事公务人员!我的个人档案里只有工人记录,没有相关公务的一个字。

二、宝山法院(1991宝法刑字第449号)判决书判我三年后我上诉,中院裁定证据不足重审,宝山法院才改判我一年半(已关押15个月多)。此判决书中又多了‘上钢一厂出具了被告人的主体身份证明’语句。08年春我在可公开的档案里查阅到,出证明的不是要我填写表格的集体企业,而是我工作所在地(供应处废钢车间某工段丙班)的全民企业下级部门——‘上钢一厂供应处’,此证明与我归属单位不符,不具有法律效力;并且,证明语句含糊不清,也无辅助材料。我归属单位与‘供应处’之间是劳动合作关系,我不享受全民企业任何一种政治上可培养:入党、提干、专业、评先进、评职称;经济上可:评工资、评奖金、评职务津贴、疗养等等的福利与报酬。

据上,我的申诉再审不应受到‘时效限制’,我相信国家法律是公正的,但司法者选用‘利己’条款,无视法律条款的完整性。其实,具备申诉时效规定外的任一条件申诉就可立案!

证明犯罪应依法完整证据因素,使之成为既完整无缺又无懈可击,不应把散乱证据按‘想象’推理兼并后,为‘纠正社会不良’而擅改法律定义;判断公民是否犯罪,是根据他的行为是否符合刑法确认的构成罪行定义的明文规定,证据要完整与确实,否则,有点证据就定罪,是依法乱世!

我申请重审并非要问责个人、要求赔偿(可立合约)、要损害法院光辉形象,只求还我本来身份。只要在原有材料内复查,就足以找出定罪证据的不完整与不真实。再审与否的核心因素是判决是否失当,‘时效规定’只是辅助因素,不然就不会有‘时效规定’之外的申诉条件,反之,用‘时效’拒绝申诉是违背了法律的严肃性——司法者可随意扩大法律定义与‘自选’适用条款。申诉条件设定的合理,是我国一贯倡导“实事求是、有错必纠”司法原则的体现,使用不当,人性可容?

我根本不信国家法律在维护社会公正时会有自相矛盾不合逻辑的“梗阻”现象,如有,也是司法人员在玩弄‘法无规定我作主’的把戏,在‘选用利己条款’办事,如:1、我的申诉被选用了‘时效规定’条款而不用其他条款进行‘审核’,当然应阻止!;如2、我的档案材料证明我是工人,我要取出作为证据,但是法院不为申诉立案就没有调查令,此证据就无法取出,无‘新’证据当然不可立案!。为此,我更相信:国家法律的完整性、逻辑性、公德性是实事求是,‘梗阻’现象是乱作为所生。有过则改是为善,瞒过不改是作恶。

依法治国、安民之标的是‘公正善待所有个人及有错必纠’,工作中出错在所难免,对司法人员的奖罚制度,不应该成为纠正错案的巨大障碍;再者,错案与否的决定权,不应属于‘作出判决书的法院’,如同级干部互相间没有管治权一样,否则,‘不当奖罚制度与自我裁定对错’会“逼迫”司法人员,在利益与公正冲突时只能选择‘利益’,使司法公权沦为私利保护伞。古今法治史中未有“诉讼自我罪错”案例,诉讼自我与批评自我是不同性质的两回事。

可能如我这样反映情况的不多,有司法决定权的可以因这是‘少量问题就弃之一边’而原谅司法失误,但冤屈人员就应该用全家人的身心困苦继续为法制试验付‘成本’吗?劝我‘服判息诉’的信访人员,自问过‘我们公正用法了吗’?要人‘服判息诉’只能是‘司法公正’!‘过时效’铁盖封闭下的是司法不公与衍生出的个人、家庭灾难与不测。

30年改革下有成绩有失误是绝对事实,党中央科学务实的决断是:一、有什么问题就解决什么问题,不讳疾忌医;二、改革的原则立场不变,用深化改革解决问题。30年法制建设的后续也是如此:坚定不移完善法制体系;实事求是解决人为问题,使法制为社会公正服务,而不是牺牲公正为‘法律文字’服务。地方司法部门用‘掩埋失误’追求自我无暇,实属是在搅乱科学发展、和谐社会的发展理念,事实上在制造社会麻烦。自古至今及将来,立法有弊是必然,有弊之法只能靠高品格行政者及时补弊与完善法制缺陷部分。完整法律规定,善处人事权益,公正及时的解决问题是司法中的‘科学发展观’,司法公正是科学发展的重要环节,是和谐社会的根本保障。

假如一条‘过时效’规定可以否定申诉权,那么过时效的实质性责任在于法院,因为不公正的判决是申诉根源,百姓不可能如司法人员那样熟悉法律,即使审判长也无法背诵某一种法律的全部条款,那么法院有责任用书面告知被判决人的申诉权限,如同告知上诉权限那样,把自我辩护权、最后陈述权也写在判决书里或另附告知书,而不是把‘时效’作为‘暗器’使用。当时司法人员提示我:不要再上诉了,出狱申诉是一样的!我无知的同意了,但哪会知道:上诉是一、二审的法定内程序,有制约性,申诉就不具备。执法乱,我无力抗拒。自古以来总结官员行政有四恶,其中“不教而杀谓之虐”属首恶!既:不告知百姓已立法规,见其有错就杀伐、坑害。因此,应该审核‘过时效’的申诉理由的真实性,不应一概予以否决。

我的话语如若冲撞办案人员的自尊,在此请求谅解。我只是就法院拒绝我的再审申请讲自己的想法,我只求享受法律的公正而已,希望司法部门强化司法公正的管理。我在做中国最难办的事情,因涉及各方私人利益,法院圈内互不得罪,圈外人不敢得罪法院,我是因错案而生存困苦才不得已而为之。我知道此信件高层领导未必看到,并会转到‘有权裁定自我对错’的法院信访员手中,结果还是不了了之。但我坚信:中国必须进步!(上海二中院信访员告知我:刑事申诉有期限在87年的刑诉法解释中就有了!其实02年11月1日前是没有的。与申诉有关的优秀论文明确论述的是:去法院申诉有时效规定,在最高法院2002年9月10日发布的‘试行意见’里;去检察院申诉则至今没有时效限制,建议有期限,但以事实为取舍界线)。我要公正,不要赔偿,可立约定书!

此致敬礼!

请求申诉人:张建敏 2008年12月29日

咨询者:wdz1953北京
[咨询时间:2008-12-29
悬赏分:
解答数:1
剩余时间:已过期]

回答

1
张志胜律师
[地区:北京-朝阳区
手机:13520840484
积分:1778
咨询我]
回答时间:2008-12-29 16:38
张志胜
关键看你证据组织

Copyright ©2007-2017 Fabao365.com 版权所有  |  京ICP备1021068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1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