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法邦网 > 法律咨询 > 广东法律咨询 > 合同纠纷 > 

请还老百姓一个公道

待解决咨询

[关注该咨询]
咨询编号:4013什么是编号?

请还老百姓一个公道

控 告 书

控告人:李树臻,男,54岁,汉族,现住安丘市贾戈街道韩家村。

被告人:安丘市公安局贾戈派出所邹建、 贾宝臣(后因诈骗,于2007年12月份被安丘公安局刑事拘留)。等当夜出警的五名人员

被告人:李成和夫妇,住安丘市果品市场东侧南北路

案 由:故意伤害罪和渎职滥用职权罪

诉讼请求:

请求依法追究李成和夫妇和安丘市贾戈派出所邹健、贾宝臣等当夜出警五名人员的刑事责任。

事实和理由

2007年11月29号晚9点20分,李亮亮和同村马路路一起喝完酒回家,李亮亮走到安丘市果品市场东侧南北路准备回宿舍睡觉,因天黑并喝过酒,误走到离宿舍30米处李成和(最南头西户)家门前并喊院内人开门,据李成和本人讲述,李亮亮当晚喊院内人开门并说冷,要睡觉,将李成和家的一扇门也给晃了下来,并在他家的院子里撕扯了半个小时,说要在他家的院子里睡觉。

李成和于当晚22时11分拨打的贾戈派出所固定电话报警,

贾戈派出所接到报警,(出警人员贾宝臣、邹建等、、)警车停到离

李成和家门北30米处,李成和夫妇将李亮亮送到警车边,贾宝臣等人就开始询问受害人李亮亮,问李亮亮家是哪的,父亲叫什么名,家庭电话多少,李亮亮都一一作了回答,邹建拨通李亮亮家的电话却无人接(因为家中盖屋电话线已断),贾宝臣又让李成和把李亮亮送回家,李成和说虽然一个村,但我不知道李亮亮家在哪住。还是你们把他送回家吧。说完李成和就回自己家了,而后贾宝臣等人欲强行把李亮亮押进警车,发生冲突,李亮亮扒着车门不上车,便对李亮亮实行暴力。(据李亮亮恢复记忆后叙述:当时警车上下来四五个人对我拳打脚踢,用警棍、皮辊猛击头部,抓着头发向警车上撞击后脑勺,感觉眼前越来越模糊,很快便失去了意识,后来发生的事就不知道了。)当发现受害人李亮亮已被打致昏迷不醒,无任何言语肢体反映。邹建于当晚22时27分打急救电话120进行抢救。

控告人李树臻直到12月2号仍找不到李亮亮,就和李洪启到贾戈派出所报警,当夜出警人员贾宝臣说:“要带李亮亮回派出所处理,李亮亮不上车,还踹了车三脚,现已在安丘市中医院救治。”贾戈派出所五名出警人员在出事当晚(2007年11月29日晚)拨打120后,早已知道李亮亮家庭地址的情况下却一直没有通知家人。

受害人李亮亮迅速被安丘市中医院120拉至医院进行抢救。据医院叙述,两瞳孔已扩散,大脑后部有一大血泡,脑动脉破裂,颅内大量出血,将大脑压迫缩小三分之一,大部脑死亡。头部肿大一倍,面部成黑紫色,衣领没有血迹,应该是软物击伤后脑勺,已动开颅抽血手术。右胳膊肿大一倍、肩关节脱位、还有很多水泡,等伤痕。

理由:

受害人李亮亮自当晚到李成和家之前为正常人,无任何身体物理缺陷,自跟李成和接触起,到李成和报警和贾戈派出所民警邹建、贾宝臣等出警以及安丘市中医院120到现场这段时间,受害人李亮亮就成了目前的重伤情况,所以,以上七人都是我所控告人。

该案由安丘市刑警大队二中队受理后,法医王玉光、张玉福给做了法医鉴定,为重伤,经过一个多月的调查,我到刑警二中队问这个案子,中队长张焕生告诉我说,我们不否认是贾戈派出所所为,也不否认是李成和夫妇所为,就是没查到证据,你儿子是谁打的,你爱上哪找上哪找。

而后我又去了潍坊市人大上访,潍坊人大又安排我去了潍坊市检察院,潍坊市检察院又打电话安排给了安丘市检察院,让我回去等结果,又过了大半月的时间,安丘检察院控申科科长说,我们没权力直接抓嫌疑人审查,只能询问,他们拒不承认我们也没办法。这个案子在这很难办,你再去别的地方吧。我不能相信这么简单的案子,两个多月等来的就是这个说法。

在2008年3月3日我第一次去省政府上访,省政府的领导写了一封信信让我带给安丘市政府。令人想不到的是,第二次我去省公安厅,不知被贾戈派出所得知,原所长等去了四个人强行把我拉回来了。说给我处理,一直也没给结果,只是敷衍而已。第三次我去了省人大,省人大领导也给我写了一封信让我带给省公安厅。而后让我在家等结果,可等了很长时间也没等到结果,后来才知道当时在省公安厅接访的是安丘公安局的人。

就在我第一次上访回来后,为阻止我们正常反映情况,安丘公安局贾戈派出所在我家门口进行24小时监视居住。2008年3月7号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在我家乱翻,说要找我(李树臻)的照片和身份证。并对我的朋友进行骚扰式询问,严重干扰我们的正常生活。在当今法制社会下其无法无天的行为令人发指。

李亮亮第二次做手术(按颅骨)的时候,派出所的人也跟踪去了医院,问我二弟哪个是主治医生,李亮亮正手术时,派出所的人还去了手术室,经历了这些事,我们不确定他们是怀着什么目的。作为一个父亲,眼看着原来健康的儿子变成现在生活都不能自理的残疾人,而打人凶手至今还逍遥法外。现在我儿子(李亮亮)正处在治疗期,为给我儿子治疗我已借遍所有亲戚朋友。只要是有点良知的人都能体会到我这个做父亲的心情。

5月23号正是安丘市市委书记接访, (王继怀) 王书记亲自接访,我把情况跟王书记反映了,王书记说一定给处理,让我在家等候。这个案子王书记安排由政法委接手,在家等了一个多月,现在我儿子已恢复记忆,在这期间6月6号安丘公安局张焕生去我家询问过李亮亮当时情况。(李亮亮说: 当时车上下来四五个人把我打晕了,而后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还拿走李亮亮的ct片,去潍坊做法医鉴定。等到6月25号接到李华科长电话,让我们去村委商讨处理结果,为让他们亲眼看到实际情况,我把儿子也带去了。李科长还亲自询问过李亮亮当时情况。

政法委王书记 、和检察院王科长对我们说:贾戈派出所的相关人员不承认是自己打的,我们想通过民政部门给你们救济部分款,先解决点眼下困难,你们在家耐心等着,我们回去汇报领导再深下调查。我们已经等了七个多月了,我儿子还在治疗期,由于没钱,没法治疗,等待对于我儿子来说这意味着生命的艰难。这么简单、这么明显的案子,公安为什么迟迟破不了案,这只能说明是公安人员在这里互相包庇,顶着不办。我依一个父亲的身份恳求父母官先救济点钱给我儿子治病。先谢谢你们了。希望父母官能还老百姓一个公道。

说明:原上访材料的原被告人为公安派出所出警人和李成和夫妇,为当时我儿子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现在我儿子李亮亮已醒并恢复记忆,确定是当晚出警的五名派出所工作人员将其打昏,重伤是由他们造成,李成和夫妇与他只是拉拉扯扯并未造成什么伤害。

复页:

7月25号贾戈派出所以给我儿子办低保为理由把我身份证骗去,低保不给办,到现在身份证都不给。

我于7月28号去省公安厅上访,副厅长亲自接待,并说一定给处理这个案子,让在家等结果,安丘电视台报道8月3号市领导政法委去党校接访日,我带我儿子一起去党校想讨个公道,公安局跟贾戈派出所进行一系列阻挠,最后刑警队长让我们到刑警队说给处理,结果让我们顶着正午的阳光在刑警队院子里晒了两个多小时,这个时候我儿子已被晒得汗流满面,头脑发晕,这才问我儿子一些问题。同一个问题颠倒复去问七八遍,这种折磨就是一个身体健康的人也受不了,更何况是一个大脑受过重伤的人,这样逼供所问出的结果能属实吗?问完的时候已经快一点了,一姓曹的警察拿着笔录不让看就直接让我按手印。就这样让回家等着,自这天开始公安机关派出九个人轮流24小时候监控我们。(其中有两辆警车车号分别为鲁g1057//鲁a.j9275还有摩托车、自行车等、)

在这期间他们不断骚扰我们的正常生活,在8月18号派出所李艳青来我家对我说:领导让我跟你谈谈,想一次性处理这事,给你十万块钱,这事就了了,不许说公安局打的,更不能去告状了。给你多少就接多少,要是跟共产党作对没什么好处,就是我们打的,我们不承认你也没办法。还恐吓我,8月25号公安机关让我们村委书记凌永福也是来这样说过。我跟他们说:我就是想给我儿子治好病别无他求。我们为我儿子治病已经花了十几万,能借出的亲戚朋友都已经借遍了,现在肢体还不能正常运动,还得需要手术治疗,我们实在没办法支付手术费。你们作为人们的父母官就要为民做主!

在这期间他们不止一次的找到我,。到现在为止他们也没给个处理办法。请求父母官能给老百姓还一公道。

咨询者:michelle广东
[咨询时间:2009-02-18
悬赏分:
解答数:2
剩余时间:已过期]

回答

2
谢灿荣律师
[地区:广东-佛山市
手机:13902840371
积分:4346
]
回答时间:2009-02-18 12:48
谢灿荣
建议向上级检察院公安机关人大等部门投诉.
熊世松律师
[地区:广东-东莞市
手机:15818390007
积分:10987
]
回答时间:2009-02-18 22:40
熊世松
你好,建议向上级反映。如有疑问,你可电话咨询中国法律门户网熊世松律师(15869976199),也可到熊世松律师网留言咨询(http://xiongshisong.fabao365.com)。

Copyright ©2007-2017 Fabao365.com 版权所有  |  京ICP备1021068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176号
法邦微信号:fabang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