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法邦网 > 法律咨询 > 湖北法律咨询 > 消费维权 > 

请问我该怎么办?

待解决咨询

[关注该咨询]
咨询编号:86857什么是编号?

请问我该怎么办?

呼吁书

附:利川市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市法院 恩施州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中院

事情是这样的:2005年12月20号,孙、刘继承了其母李万菊位于利川市都亭街道办事处原45号房屋。2005年11月6日孙未征得其妻刘的同意以46000元的价格出售给他的亲老表李龙轩,并签订了“房屋购销协议”,李给了孙38000元,孙给了李龙轩李万菊的已经注销的的房产证(证号为s200267)。之后,我听说那间房子要卖,但是不知道孙已经和李签了购销协议,我好不容易找到孙、刘和他们谈好65000元,我们没签合同,也没给定金,就回来了;他们夫妇就骑车去找到了李龙轩(因李龙轩是孙、刘的亲老表,如果李六万五要的话,孙刘肯定会卖给李,这是事后孙刘告诉我的),问他:“六万五你要不要?”李说:“不要不要不要”刘还对李说:“你不要你莫后悔”李龙轩还是说“不要,你们两口子莫到我这里来吵zhie”架》”李龙轩还对刘说:“不关你的么子事”刘对李龙轩说:“那你们家里遇到这样的大事管不管你媳妇的事?我们是来问了你的,你各人说的不要。”(这些话市法院工作人员也晓得),之后于2005年12月6日,我和孙刘签订了房屋买卖协议,当时给了55000元,下余10000付清后,孙刘把房屋的相关证件及钥匙交给了我,我于2005年农历12月24日搬进所购房屋居住,并一直在此屋经营日杂百货。并于2006年4月7日向房管部门申请办理房产变更登记,2006年4月12日向利川市房地产交易所交纳房屋登记费80元,房屋测绘费120元,房屋评估费200元,房屋交易手续费600元,同时向税务机关缴纳契税1240元(都有发票为证),“申请执行人李龙轩知道自己购买的房屋已被被执行人孙、刘一房二卖后,于2006年1月12日向本院提起民事诉讼”(引市法院驳回我案外人于2007年6月4日写的执行异议的裁定书),市人民法院于2006年4月8日星期六,以(2006)利民初字第449-1号民事裁定书将该房予以查封,给利川市房管部门的查封裁定书送达时间是2006年4月27日。

孙刘夫妇一审二审在庭上未说房子卖给别人,故中院也维持了市人民法院的判决,将房屋判给李龙轩所有,并于2007年5月24日下达了公告(因那时孙刘出门打工去了),市法院说在一审二审期间我们不以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参加诉讼,我不懂法,法院也一再强调他们在一审二审期间不知道房子已卖给我案外人了,但从以下几个方面看,法院肯定知道房子已被我合法所有:⑴法院的查封裁定于2006年4月27日送达给房管部门时,法院就知道房子已经卖给我,那时一审判决也还没下来,法院应通知我参加到诉讼中去;⑵从(2007)利执字第00015-1号民事裁定书中的内容“申请执行人李龙轩知道自己购买的房屋已被被执行人孙、刘一房二卖后,于2006年1月12日向本院提起民事诉讼”;⑶市法院的执法人员也说:李龙轩在法院上说过:“孙、刘在和你们签合同之前,确实问过我65000元要不要,我是说了 ‘不要不要不要’,后来听说该房又卖了,晓得你们住进去了,就呼急了,我找人给孙说好话,也在乡里找了好多人转弯,孙、刘都不搞。就到法院起诉,打得赢就打啥,打输了就算打。”(去年在法庭上,当着吴斌等法院工作人员的面,刘问李:‘那时问你六万五你为什么不要’李说‘我觉得当时拿不出那么多钱来’”)

之后,从2007年5月24日下达公告之日起到2010的12月15日法院强制执行我案外人期间,我多次向市法院,州法院,市人大,州人大交了执行异议,市法院曾几次中止执行该房,我也多次到法院去要求解除查封,房管部门也说了我的买卖合理合法,法院工作人员一再说“你们坐起的急么子急,人家李既没得到房子坐又没得到钱都不急”为由拒绝解除查封, 前年在法院大坝会到徐院长我问他:“我们这个事情怎么办,我们想拿到房产证”他说:“这个事情要把卖主抓回来了再说(看他证明卖给哪个就卖给哪个),去年在大厅陈局长还有很多法院的人,也是这么说的,陈局长他们都说要把卖主抓回来了再说,去年把她抓回来了嘛,她在法庭上说是卖给我们朱家,不卖给李家。我们全家人一直希望法院解决,可是事实是……2009年3月30日市法院又下达了恢复执行通知书,我于2009年5月5日向市法院提出书面异议,市法院又裁定中止执行,并且办案人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58条,给徐院长写了书面报告,说发现了新情况,执行情况发生了变化,所有权已由案外人合法所有,请由院长审查,但徐院长不批(他在2011年1月12日是这样回答不批的原因:,你就是登记过户了,法院如果判决给他,我们给房管局执行通知变过来。我不需要看你和孙签的合同,也不需要看李和孙签的合同,我只按照生效判决执行)。

在无任何新情况新理由的情况下,市法院又于2010年12月10日以2007年5月24的公告为据突然要强制执行,我于2010年12月11日给中院黄院长交了执行异议,又于2010年12月13日向市人大程主任交了一份执行异议,当时程主任就给市法院执行庭长打电话说:“虽然朱家的登记效力没得在法院判决的效力强,但是主管部门也给他办了手续,这边的手续登记全部成熟,要求孙交付房屋给李已经不现实,两次开庭孙刘夫妇说没卖房子给第二家,他们已经受到了处罚,孙拿出五万,也就是退了李38000元订金,又给他了一万二的违约金,又被司法拘留了半个月,孙李的买卖成交不成立了,你们已经执行了卖主,再说案外人朱传伟又不是你们的被执行对象,你们再斟酌一下,你们再斟酌一下,把详细情况给徐院长汇报一下!”我们也一再要求法院解决,执行人员说:“错了由国家赔偿,由法院买单,该赔几十万赔几十万,该赔几百万赔几百万,你们确实不是被执行对象,但是这是集体的决定,本来原来是市法院判了的,想它来纠正,它是绝对不认为错的,行政机关搞事情,它就是错了也不愿认错,有一个理由啥,它就不得自己来纠正自己的错”,他们说把我们执行出去了我们去打官司,有三个办法:⑴到高院申诉,到时候高院很可能指定中院,中院指定市法院来审⑵直接到市法院起诉李⑶信访告状。对于法院指的第一条路,市法院早已说过不会纠正它自己的错,那到了高院申诉,最后还是指定到市法院审那还行得通吗?第二条路,市法院起初叫我告孙、刘夫妇,现在又叫我去告李,我不懂,孙刘不欠我的手续,我也不欠他们的钱,为什么法院一再要我们请求卖主返还购房款;我从不认识李,和他也无往来。我为什么要告他们?第三条路,市法院院长也说了,我们写给市委书记还有其它地方的信全都打回来了,因为我给上面告状,上面一问下来,与上面领导隔得远,就是给书面回复,他们上面一看执行生效判决没错。可见,第三条路也行不通。法院给我们所指的条条大路都无法走通,我感到很绝望!

就这样,不顾我们全家人的苦苦哀求,不顾人大的义正言辞,不顾旁观者的仗义执言,利川法院于2010年12月15日,出动十多辆执法车(另有六辆拖货车),将我在2005年底从孙、刘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购得的利川市中山路39号(原45号)并经国家房管部门登记认可的合法房屋财产强行查封。查封时,将我全家人骗到法院后,法院叫李龙轩用斧头把门撬开,将我经营的商品货物拖到李龙轩所指定的地方查封,并由法院判定此房屋交给我从不认识,从无往来,从不欠他钱物的李龙轩所有,并交李龙轩入住此屋。我所有的财物没有进行财产登记,不叫我们去现场,至使我首饰、部分商品等丢失,钱包里只剩下十元,其余2800元左右和价值二万左右的香烟清单丢失,市法院吴斌说强制执行不负任何责任!

市法院在执行时发现执行不能,生效判决指定交付的特定物已成为案外人的合法财产,人民法院却以“错了也按照错的执行下去,错了由国家赔偿,国家有的是钱”这一荒唐理由强制执行我案外人,严重影响了我们全家人的正常生活和经营,造成了重大的经济损失,精神上也受到了严重刺激,这天大冤案弄得我有家不能归,有屋不能住,流离失所,到处流浪。如此,我哪有钱送正在上大学的儿子读书。在此走投无路之际,希望好心的律师给我这乡下的愚妇雪清此冤,结束这漂泊流浪的处境,若能如此,终生感谢!!!

补充:一、在市法院执行卷宗里看到这样一页,:终结中止执行程序,发现标的物权属已发生了变化,执行程序无法进行,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33条第六项规定,裁定如下,本案于2006年12月9日终结执行。

(我对天发誓,以上所述全部属实,可随时联系我!)

李翠碧诉(此房是我以儿子朱传伟的名义买的)

联系电话:15571812895

2011年3月25日

1.李龙轩手中持有的利房都字s200267房屋所有权证是被注销了(注销时间:2005年1月7日)的,是不合法的。注销公告刊登在恩施日报2005年1月20日第四版右下部分。

2.李龙轩所买的房屋是一间,而s200267房屋所有权证所管辖的是一间半,其所管辖的和所买间不同。

3.中院的判决书上说李龙轩是“善意购买人” 意意取得成立的要件是:(1)受让人须是善意的,不知出让人是无处分权人;(2)受让人支付了合理的价款;(3)转让的财产应当登记的已经登记,不需要登记的已经交付给受让人。三项条件必须同时具备,否则不构成善意取得。李龙轩到现在为止没给孙清房款。也没有登记。根本就不是属于善意取得

咨询者:fa201244湖北
[咨询时间:2011-03-26
悬赏分:
解答数:0
剩余时间:已过期]

Copyright ©2007-2017 Fabao365.com 版权所有  |  京ICP备1021068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176号
法邦微信号:fabang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