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法邦网 > 法律咨询 > 天津法律咨询 > 劳动纠纷 > 

法院判案不公!!

待解决咨询

[关注该咨询]
咨询编号:5999什么是编号?

法院判案不公!!

于1996年7月16日,本人代表珠海市志利达发展有限公司与新疆医科大学成人教育学院(以下简称:成教院),签定了共同合办计算机上岗培训合同,签约人是成教院院长何宏铨。本公司实际投入了40台电脑,并由本公司负责教师的讲课费,实验费、电脑维修维护费等,成教院则免费负责提供教室、机房、桌、椅、培训许可证等,并负责组织提供三千人培训,每人按200元收取学费,待三千人培训结束后,这些电脑则无偿转让给成教院。

1998年8月15日成教院违约,何宏铨单方面写了中止合同书,并加盖了成教院公章,交给了我父亲(我父亲是新疆医科大学退休职工),并通知我父亲搬走全部电脑(有何宏铨单方面写的违约合同为证),按照合同规定,甲方责任中的第5条:“协助乙方教学管理”,公司特聘请我父亲进行协助管理。之后公司遂向新市区人民法院起诉,希望能讨回公道。1998年9月23日新市区法院夏雯法官以合同无效为由拒绝开庭,夏雯说成教院不具备法人主体资格,说我告成教院没有用,并说你们之间所签合同属无效合同,不受法律保护。还说我在这二年合同期间已赚到了钱,让我拿出一半电脑分给成教院,我不同意,夏雯说那你们就必须要协商好。作为法官夏雯在处理整个案件过程中有几点令人质疑:

1、夏雯在开庭前几分钟不应该叫我请的律师进她的办公室与何宏铨请的律师见面,开庭前成教院何宏铨院长和他的律师直接进到了夏雯的办公室,然后夏雯就出来径直向我们这边走来叫我请的律师进她的办公室,并说对方律师叫他进去一下有事要谈,事后我请的律师也当庭跑了,案底笔录上根本就没有他的签名,案卷有据可查。

2、从1996年至1998年,双方培训学生共1071人,按每人200元学费计算,总收入人民币214200元,事实上已经履行了二年的合同居然会无效,而且法官说只能协商不能开庭,合同无效不受法律保护(调解书上也写有成教院不具备法人主体资格)。

3、我和成教院何宏铨当庭协商时何宏铨说愿意购买这40台电脑,并答应退还拿走我父亲的百分之10好处费,共计:人民币21420元。(当时在协商时何宏铨曾答应过以10万元价格购买,但事后法院查封了这批电脑,他们协迫我父亲说必须按低价卖了电脑法院才会解封,事实上最后以6.5万元的价格卖给了赵小龙,现在何宏铨只承认当庭调解时,他答应的是以6.5万元的价格购买,不承认是10万元)。

4、协商完后,夏雯进来询问完情况后,我和何宏铨单独在纸上签了字,几分钟后夏雯就拿着打印好的调解书进来,但上面却没有写我们协商的内容,夏雯说合同无效,所以法院只负责出面协调,至于你们俩协议好的事,由你们自己私下去处理。我认为法院起码应写上协议好的内容或等到第二天再打印调解书也来得及,谁能料到夏雯非要我马上就签收调解书。

5、在事后为了证实何宏铨曾答应过我的事,我们还到过新市区法院去查看案底记录里有关成教院答应购买电脑和退还这2万多块钱的笔录,却发现没有我和何宏铨签字的文书记录,何宏铨是和我单独协商的,整个案卷中找不到一份有何宏铨签过字的文档,当时我和何宏铨确实签字了,签字时是我和何宏铨当着夏雯法官的面,只有我们三个人在场当时即没有任何律师在场更没有其他人,但为什么只有我和成教院的律师签字笔录,我和何宏铨的律师即没有协商也没有说过一句说,这可能是何宏铨的律师事后补填上去的签名,我和何宏铨签字的记录被人抽走了,当时根本没有书记员王刚在场,但为什么却有王刚的落款,当时也没有提及诉讼费3510元让我来承担,新市区法院的这种作法令人费解。

6、由于法院查封了这批电脑,成教院说机器卖给赵小龙后法院就会解封(赵小龙现任本院计算机教研室主任),1999年4月5日,赵小龙以低价6.5万元的价格同我父亲签约购买了这批电脑(以赵小龙的名誉购买但实际上是成教院出钱),当我父亲办完交接手续后,我父亲就到成教院找何宏铨去要这百分之10的好处费共计:人民币21420元,但是何宏铨否认此事,为此双方发生争议,事后我父亲咽不下这口气,便写信检举何、翁、赵的违法行为(有父亲当年写的信件原稿),何宏铨怕事情暴露便指使赵小龙教训我父亲(赵小龙也怕他顶名买电脑在成教院培训的事暴露),当赵小龙在院内遇见我父亲时便以合同纠纷为由,用东西致命性的打在了我父亲的心脏上,父亲当时脸色苍白,赵小龙见势不妙就跑了,一周后父亲就住院抢救,在本院田文庆大夫的抢救下总算转危为安,挽救了生命,之后又多次住院医治无效最终在医院病逝。

今天我控告法院就是为了两件事,第一:新市区法院夏雯法官违法违规,第二:法院查封这批电脑是错误行为。法院查封放置在成教院二楼教室的电脑,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我只是公司的一名职员,即不是公司法人又不是公司股东,我不明白查封的理由,珠海志利达公司已向法院提出主张,但法院仍一意孤行,法院领导和个别法官公然蔑视法律的尊严,胆大包天,简直是乱来,多年来我曾写信给自治区和乌鲁木齐市领导以及各职能部门,甚至包括新市区的每一个职能部门,希望政府能惩治腐败,还我公道,但石沉大海。之后我又写信反映到了北京中央,全国人大于2008年11月便将信件转到了新疆自治区党委信访局,并要求查办,区党委信访局督查处又将此信转到了乌鲁木齐市政府信访联席会议工作办公室,在今年的2009年2月16日信联办将信件已转到市中级人民法院。但是事情至今为止还是没有得到解决,我已多次到中院交涉,当中院刘厅长约我见面谈话时,我感到刘厅长责任心不强,他不愿面对现实,还强词夺理,推卸责任,拖延时间,法院应该调查了解事实真相,如果是法院错了,就应该改正或纠错,人都有犯错误的时候,改了就好,没有错的话至少也应该给我一个说法。如果当初法院写清楚了协调内容或法院没有查封这批电脑,我相信我父亲就不会发生这些事,他老人家也就不会去世,法院的这种作法给何、翁、赵创造了腐败的机会,现在法院必须给我一个说法,否则我决不会罢手,我是决对不会放过夏雯法官(我已观察过几次她还在),还有何、翁、赵三人,我一定要为我年迈的母亲讨到说法,我会永远告下去,告到我再也没有耐心等待为止,我会有办法为我父亲报仇!!!。

控告人:李志民;

联系电话:小灵通:0991-8201733 ;座机:0991-4363257;手机:13926977427;

附件一、 何宏铨、翁忠芹、赵小龙三人的犯罪事实

一、 何宏铨、翁忠芹向我父亲索要学费收入的百分之10作为好处费(这百分之10好处费在合同里没有此条款),从1996年至1998年两年时间内,培训学生共1071人,按每人200元学费计算,总收入为人民币214200元,何宏铨、翁忠芹按百分这10的好处费收取,共收到人民币21420元,这里有翁忠芹亲笔签收的字据为证,何宏铨、翁忠芹将此笔款项据为已有,何、翁非法收费属于索贿,敲诈勒索。

二、 1998年赵小龙私下租用了本院卫生系教室,并购买了25台电脑与本院护校进行了联合计算机上岗培训(当时与护校负责人王小平签约),赵小龙作为国家干部不应该私下与护校签约并培训护校的学生,他的非法培训收入属于贪污。由于赵小龙承诺给何、翁百分之20的好处费,所以何、翁便将成教院的学生给了赵小龙培训,由赵小龙安排学员在自己的机器以及拉到外面进行上机实习培训,我可以提供培训学员名单、学生考试准考证号码及证书号、教师签名单、甚至某级某班学什么专业有多少学生、执教老师和班主任名单、包括在哪些单位上机实习和具体的时间以及上课地点等相关证据。成教院将544名学生给了赵小龙培训,事实上还有部分学生在外培训。赵小龙共收到学费款项:544人×250元(按每人交费250元计算)=人民币136,000元,除部分款项用来给何、翁行贿外,其余学费款赵小龙全部据为已有。

三、 虽然合同中规定的学费为每人200元,但何宏铨、翁忠芹却向学生收费按每人240到250元不等(本人有学员收费花名册为证),多收50元据为已有,在每次学生参加考试前,成教院照样还收考试费(有代课教师写的证据),收到学生交来的报名考试费他们就交到了新疆科委微机办,作为学生参加考试办证之用。但是多收的250元学费中,其中那40至50元被何宏铨、翁忠芹截留下来据为已有,何、翁共收到学费款:1071人×50元(按截留学费款50元计算)=人民币53,550元,我父亲在1999年5月15日写的举报材料中已写有这笔款项,并保留下来了这些证据和资料。

四、 1999年4月5日赵小龙以陆万伍仟元的价格在成教院二楼同我父亲签约购买了这40台电脑(有签约原件)。但事实上这笔钱确实是成教院用公款出的,赵小龙自己却没有拿出一分钱(可以提供证据),因为何、翁、赵三人早已协商好,让赵小龙出面购买,然后他们仍可以在成教院顶赵小龙的名义继续做电脑培训。如果是以成教院的名义来购买电脑,那么他们就没有理由可以在成教院里继续挣钱。何、翁、赵弄虚作假,欺上瞒下,赵小龙作为一名国家干部和教师,不应该利用职务之便从中受益,利用国家的场地和生源,私下捞钱这是贪赃枉法行为。

五、 据成教院职工反映说这40台电脑在事后突然消失,国有资产下落不明。

六、 于2000年7月13日,赵小龙与成教院还继续签有另一份合作培训合同书(有合同书为证),赵打着计算机教研室的名誉,却干着违反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的事。

七、 据赵小龙当时给我说何宏铨为此也花费不小,说何宏铨、翁忠芹在打官司时用公款给法官和两边的律师好处费约六万块钱左右。事后据我查证,这是何宏铨以聘请律师费用为名在财务账上的报销,翁忠芹去大学财务处领款和办的手续,大学财务处有账可查。

咨询者:李志民...天津
[咨询时间:2009-04-10
悬赏分:
解答数:1
剩余时间:已过期]

回答

1
尹鸿智律师
[地区:天津-和平区
手机: 400-817-8888
积分:589
]
回答时间:2009-04-10 16:09
尹鸿智
太复杂了,找当地律师面谈吧
尹鸿智律师回复 电话13820605561

Copyright ©2007-2017 Fabao365.com 版权所有  |  京ICP备1021068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176号
法邦微信号:fabang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