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法邦网 > 法律咨询 > 福建法律咨询 > 国际贸易 > 

国际贸易

待解决咨询

[关注该咨询]
咨询编号:35677什么是编号?

国际贸易

【案情】

1991年8月7日,原告厦门中贸进出口有限公司与日本三井签订了进出口日本产310吨聚丙烯的销售合同。约定价格条件为成本加运费、保险费价(cif厦门)、总价款248,000美元,起运港为日本主要港口,目的港为厦门,装船期为1991年9月。根据合同,日本三井负责订舱,原告则向厦门农行申请开立了不可撤销,以日本三井为受益人,有效期为1991年10月15日的即期信用证。9月25日,日本三井传真原告,要求修改信用证装船期。因原告已就该批进口货物与华扬公司签定了转售合同,故在征得其同意后,通过厦门农行将信用证装船期修改为不迟于1991年10月30日,有效期相应修改为1991年11月15日。

1991年10月10日,日本三井传真原告,称已安排“安涛江”轮承运货物,预计该轮于10月27日或28日驶离日本神户,约11月2日抵达厦门。“安涛江”轮系被告广州远洋运输公司所属往返于厦门与神户的定期班轮,因风浪影响了船期,该轮第89航次于1991年10月30日始从厦门起锚,11月6日抵神户,11月7日装货完毕,转入第90航次。但被告在日本的代理人seina船务株式会签发的证明原告进口货物已装上“安涛江”轮的612号提单的装船时间却为1991年10月31日。倒签7天的结果使该提单的装船期与信用证的规定在表面上吻合起来。

1991年11月10日,“安涛江”轮抵厦门港。厦门外代随即通知原告。根据该轮到港时间,原告初步确认被告倒签了提单,便于11月12日和26日两次传真日本三井,批出不能接受倒签的提单,要求其根据市场行情将货物每吨降价50美元,以赔偿这一侵权行为给原告造成的损失,否则拒收货物。日本三井对原告的要求迟迟不复,却于1991年11月14日向日本东海银行提交了信用证项下的全部单据。

1991年11月25日,单据寄到厦门农行。原告和厦门农行均发现发票和包装单上存在两个不同的合同号,此外还有个别字母有误。这时日本三井仍未对原告的交涉做出反应。为稳妥起见,原告以单证不符为由要求厦门农行拒付货款。11月30日,厦门农行将不符点电告日本东海银行。12月9日,该行将更改后的单据寄到厦门。因此时信用证有效期已过,厦门农行表示不予接受。1992年1月15日和18日,日本三井用电传回复原告,以倒签提单一事予以否认,催促原告付款提货。与此同时,日本东海银行也对“不符点”提出反驳,认为该“不符点”不影响单据效力,不能构成拒付等,要求厦门农行按照国际惯例行事,立即付款。厦门农行经研究,认为日本东海银行的观点成立,遂于1992年2月14日将货款付出,同时划扣了原告在该行的外汇存款。

厦门农行付款后,日本三井停止了与原告就此事所进行的接触。此时由于货物人境已渝3个月仍未申报,海关依法有权变卖。为避免这一情况的发生,原告于1992年3月9日凭副本提单加其公司保函去厦门外代换取了小提单,4月17日办完报关等手续,4月25日将货物提离港区。在此期间,原告去厦门农行补办了付款手续,赎出了正本提单。

1992年4月8日,原告对被告提起诉讼,请求厦门海事法院判令被告赔偿其货款损失248,000美元及其利息;自行处理该批货物并赔偿原告因提货而支付的费用。5月,被告对原告的起诉作了答辩,认为原告对其“没有诉权”,因“要案完全是买卖双方间的纠纷,与船东无关”。在此情况下,原告为减少损失而决定销售货物。但由于这一时期价格下跌,故仅得货款人民币(下同)1,667,987.50元,比其原定与货扬公司的成交额少356,312.50元。为此,原告向法院提出变更诉讼请求书,要求判令被告赔偿其货物销售损失356,312.50元及利息;赔偿其支付的海关滞报金和货物在码头的费用及仓租费等约400,000元。

被告认为:被告是在船舶遇恶劣天气,耽误了船期的情况下,接受日本三井的保函后倒签提单的,并非与之恶意串通。提单是货物的物权凭证,本案中其接受日本三井的订舱,承运货物至厦门,签发的是“凭指示”提单。这种提单的收货人是不固定的,谁拥有正本提单,谁才享有物权,只有正本提单持有人才与承运人具有法律上的权利义务关系。而且根据提单条款,承运人的责任期间是起运港集装箱堆场到目的港集装箱堆场,只有在此期限内,正本提单持有人才有权对承运人主张权利。本案中,被告的承运责任期间已于1991年11月13日“安涛江”轮抵厦门港卸货完毕时终止。而此时正本提单仍在日本三井手中。因此,在其责任期限内与原告不存在契约关系,倒签提单与原告无关。因此原告对其没有诉权。即使考虑到日本神户至厦门是短航程运输,且厦门外代已同意原告凭副本提单加保函提货这一事实,原告诉称的各项损失也与被告无关:1、原告在得知倒签提单后并未向被告提出索赔,而是依据买卖关系直接与日本三井交涉,且在主张拒收和要求降价间犹豫不决,拖至1992年4月17日始报关提货,而此时被告的运输责任早已终止,也不可能再就此事采取任何积极措施。因此,原告销售货物的差价损失完全是拖延提货所致;原告的损失与被告倒签提单无直接因果关系。2、该批货物滞留厦门港时间过长而发生的相关费用以及缴纳的海关保证金、货物仓租等也同样是因为原告处置不当造成的;3、原告与厦门华扬公司就该批货物所签订的买卖合同未能履行,则是因为该合同与其进口合同不能互相衔接所致,与被告无关。

就这个案情编一个法庭法庭

咨询者:fa136441福建
[咨询时间:2010-10-21
悬赏分:
解答数:1
剩余时间:已过期]

回答

1
陈志超律师
[地区:湖南-长沙市
手机:13549651496
积分:7889
]
回答时间:2010-10-21 15:39
陈志超
要求不明.

Copyright ©2007-2017 Fabao365.com 版权所有  |  京ICP备1021068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176号
法邦微信号:fabang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