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法邦网 > 法律咨询 > 安徽法律咨询 > 房产纠纷 > 

一房二卖请求帮忙

待解决咨询

[关注该咨询]
咨询编号:139230什么是编号?

一房二卖请求帮忙

申 诉 书

申诉人:高志,男,1978年11月1日出生,汉族,中谷集团安徽省粮油有限公司职工,住合肥市繁昌路2号7幢604室。

手机:13965128518,qq:932879076.

被申诉人:李玉琴,女,1963年8月16日出生,汉族,住合肥市滁州路50号3幢502室。

被申诉人:周虎,男,1962年10月21日出生,汉族,个体驾驶员,住合肥市瑶海区城东乡柳荫塘村幸福村。

申诉人不服合肥市瑶海区人民法院(2005)瑶民一初字第1371号民事判决;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2006)合民一终字第448号民事判决;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08)皖民申字第0277号民事裁定书;认为两级法院(包括安徽省高级法院)判决书(裁定书)认定事实不清,无是视国家法律,为保护被申诉人非法利益而胡乱判决(裁定)和不作为,损害了申诉人的合法利益, 特依法提起申诉。

申诉事项: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对上述三级法院作出的判决和裁定提出抗诉。

申诉的事实和理由:

纠纷发生情况:

2003年9月4日,申诉人与被申诉人李玉琴经过中介公司合肥辉达房产代理销售有限公司签订《房屋买卖合同》一份,由李玉琴将其自有的无产权争议的位于合肥市繁昌路2号7幢604室的房屋作价14万元卖给申诉人。李玉琴在合同中明确承诺其对交易房屋具备完全的产权,并向申诉人出具了与另一被申诉人周虎于2001年3月29日离婚的民事调解书和合肥市瑶海区明光路街道办事处出具无再婚的证明一份作为其对交易房屋不存在其他共有产权人的保证。合同签订后,按照约定李玉琴于同年10月4日向申诉人交付该房屋,由申诉人居住至今,申诉人同时按照约定支付了3万元定金,按照约定要和申诉人共同办理房产过户手续,但李玉琴却以种种理由拒绝办理房产过户手续。2005年8月14日,申诉人突然接到李玉琴以书面通知,声称该房屋已归于其他人,申诉人遂于2005年8月17日前往合肥市房产局查询,方得知,买房人竟然是周虎!时间是2005年5月17日,李玉琴与周虎以买卖的形式将该房屋产权过户至周虎名下。显然李玉琴和周虎两人是恶意串通行为。为此,申诉人以李玉琴和周虎为被告,提起诉讼,要求人民法院确认两被告之间恶意串通损害申诉人的合法权益从而判令其他们之间的房屋买卖合同无效,但是瑶海区人民法院、合肥中级法院的判决均不能令申诉人满意,到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又遭到裁定驳回。令申诉人走投无路,只得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申诉,督促再审此案。

此案合肥两级法院(包括安徽省高级法院)审理存在以下问题:

两级法院(包括安徽省高级法院)没有判定李玉琴与周虎恶意串通,是视而不见典型的不作为的表现

根据对民法通则和合同法条文的理解,“恶意串通”表现为表意人与相对人以恶意通谋实施某种行为,损害国家、集体或第三人的利益并从中受益。其具有三项特征:1、当事人双方出于恶意;2、当事人之间互相串通;3、当事人之间互相配合或者共同实施了一定行为。在一房二卖的情形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将后买受人明知出卖人的房屋已出卖的情况下仍与出卖人另行订立房屋买卖合同的行为确定为恶意串通行为。在整个一审和二审诉讼过程中,高志向法庭提供了充分、有效的证据来证明李玉琴与周虎之间的买卖合同是恶意串通来逃避履约责任,损害高志的合法权益。从整个李玉琴与周虎之间买卖合同关系的客观事实表现来进行分析,两者之间恶意串通行为是显而易见的,证据确实充分:

首先,在李玉琴与周虎的房屋买卖过程中,李玉琴肯定是恶意的;

其次,周虎违反常规表现在:

1、在购买房屋时,根本就没有去看房,在购买房屋后,也不根据其与李玉琴之间的合同约定要求李玉琴交付房屋,事实上高志至今一直在争议房屋里居住;

2、2005年5月17日周虎与李玉琴的房屋买卖合同:第一条款“乙方(周虎)对甲方(李玉琴)所要出售的房产做了充分了解,愿意购买该房产。这个证据证明了周虎在与李玉琴签合同之前是知道李玉琴于2003年9月4日将房屋卖给申诉人并交付给申诉人的事实;

3、2005年签订合同的价格远低于同期市场房价,2005年周虎购房时,合同交易价仍然14万元,每平方米仅为1944元,而同地段房屋的市场单价已达每平方米4900多元,即不符合房主追求最大利益的目的,也不符合善意购房人的一般认知行为。一般而言,周虎应对明显低于市场价的出售行为产生疑问,而去探究房屋的来源或真实权属情况,以防出售人对房屋没有权利而损害他人权利,最终影响自己获得房屋产权。本案中周虎在明知其所购房屋价格明显偏低、仍与之交易,就其行为本身而言就并非基于善意。14万元的房价恰好与李玉琴卖给申诉人的房价一致,两人的串通行为表现的淋漓尽致;

5、周虎在办理房屋产权证书手续之后,居然出具委托书给李玉琴,由李玉琴去领取房屋产权证书,而不是自己去领取。购房者在完成买卖行为后,将最重要的房产证委托卖房人去领取,这一点完全与常理相悖;

6、周虎不依据他与李玉琴的“房屋买卖合同”第四条款“甲方(李玉琴)保证对乙方(周虎)所要出售的房产产权清楚,若发生与甲方有关的产权纠纷或债权债务,概由甲方负责清理,并承担民事责任,因此而给乙方(周虎)造成的损失,甲方(李玉琴)负责赔偿。”向法院起诉要求李玉琴承担不能交房的违约责任,也不主张对房屋的使用,不符合常情。

7、两人关系不同寻常,他们原是夫妻,2001年才离婚,不是通过买房才认识的;

8、购房款现金无资金来源和交付凭证,李玉琴和周虎都陈述购房时采取现金交易,14万元是一笔不小的款项,堆放在一起体积大,仅清点时间都要花费一定时间,还要验证有无假币的过程,双方自己完成现金交割、并将14万元现金存放家中,亦有悖常理;他们未能提供十几万元购房款的银行存、取款凭证或其他资金来源及走向的证明。完全可以推出是虚假交易。

由此可见,李玉琴与周虎的房屋买卖合同并不是以买卖房屋为目的,而是为了逃避向申诉人履行房屋过户义务而进行的,两人之间的恶意串通的意思表示是一致的。

上述相关证据法院均记录在案,可是法院就是不采信。一审判决认为2004年4月1日李玉琴取得房产证后周虎得知李玉琴将房屋出售,以房屋共有人的名义过户不属于恶意串通。二审判决认为本案争议房屋不属于李玉琴和周虎共同财产,但居然与一审作出相反的认为周虎不知李玉琴将房屋出售不属于恶意串通。再审裁定:经审查查明2004年4月1日李玉琴取得房产证后周虎得知李玉琴将房屋出售,但没有按照在一房二卖的情形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将后买受人明知出卖人的房屋已出卖的情况下仍与出卖人另行订立房屋买卖合同的行为确定为恶意串通行为。从2005年一直打到现在,搞得申诉人身心疲惫,苦不堪言。

二、两级法院(包括安徽省高级法院)都以周虎办到房产证为由说明李玉琴履行不能,保护了李玉琴、周虎的非法利益,损害了申诉人合法权益

两级法院(包括安徽省高级法院)判决书(裁定书)都没有确认李玉琴和周虎之间的买卖合同合法有效的情况下,却认为周虎先搞到房产证就是合法有效的说法是荒谬的,根据法律规定房产证合法取得是在合法有效的房屋买卖合同的基础上实现的,房产证合法取得由买卖合同有效、实际付款、实际交付使用、登记办证程序合法四个方面予以保证的,法院应依法办案,只能是谁的房产证合法取得就保护谁,而不是谁搞到房产证就保护谁。

综上所述,申诉人认为合肥两级法院不是依法正确认定事实证据,而是选择性认定,选择性适用法律,不让周虎向李玉琴要求赔偿,却让申诉人向李玉琴要求赔偿,李玉琴是个无业人员,她拿什么来赔偿我了,这是把我往死路上指啊!为此,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之规定提起申诉,请求贵院依法提出抗诉,实施法律监督。

此 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申诉人:高 志

2010年10月28日

咨询者:fa266217安徽
[咨询时间:2011-08-15
悬赏分:
解答数:1
剩余时间:已过期]

回答

1
刘子若律师
[地区:北京-朝阳区
手机:13910524458
积分:347612
]
回答时间:2011-08-19 14:50
刘子若
带上资料到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解答。如需法律帮助,本所专业高效、经验丰富的律师团队可为您设计最佳诉讼或非诉方案、提示法律风险、依法收集证据、助您维权。
北京市中恒律师事务所
地址:朝阳区建国路93号万达广场1号楼505室
刘子若律师 咨询热线:13910524458 电邮 lawyerliuziruo@163.com

Copyright ©2007-2017 Fabao365.com 版权所有  |  京ICP备1021068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176号
法邦微信号:fabang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