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法邦网 > 法律咨询 > 山东法律咨询 > 合同纠纷 > 

鲁蜜特诉求涉案法官正视、面对与担当,切切记心上!

待解决咨询

[关注该咨询]
咨询编号:106731什么是编号?

鲁蜜特诉求涉案法官正视、面对与担当,切切记心上!

鲁蜜特诉求涉案法官正视、面对与担当,切切记心上!

——聊城中院王尹宗、耿建、胡洪建、孟凡利、山东高院孙英、邱建坡、最高法院胡越等多位法官违法违规违纪办案纪实。

做人民满意的好法官,必须坚决拥护宪法,永远忠于法律,恪尽职守,秉公办案,清正廉洁,公正司法,为维护社会主义、捍卫法律尊严而奋斗!

法律是社会公平的最后一道屏障!打官司是老百姓最后的选择。法官是法律的代言人、是正义的捍卫者、是社会矛盾的休止符、是无形的线、是有形的碑。法官用法律的程序论证是非曲直,论证邪恶与正义……。

在司法实践中,法官永无差错一贯正确,实难做到。然而,有错必纠亦应作为一条恆则。对待错案,正视、面对、担当,才是正确的选项。

不可歪讲法理、不可非法办案、更不可确有错误,死要面子!拒不纠正、践踏法律的尊严!……

以下该案作何说?错沒错?个案剖析、据实依法,提请社会作评说……

2002年6月28日,山东鲁蜜特食品饮料厂(以下简称我厂)因被高唐县供电公司违法中断全部供电,造成财产损害2720多万元(此为法院委托所作司法鉴定确损且采信的数字。有充分证据证明:实际损失远大于此。)。此一毀灭性损失致使我厂山穷水尽、陷入极困之中。为维护企业权益,经协商未果后,于同年7月23日,依法诉至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因该案判决不公引发另案(以下简称原案、本案)。官司开打至今近九年,2010年3月15日提起申诉,目前仍在进行中……。

一、简述两案审理结果:

(一)、两案案号

原案:一审 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2002)聊民二初字第101号案;

二审 山东省高级法院(2004)鲁民二终字第379号案;

再审 山东省高级法院 (2007) 鲁立民复字第268号案。

本案:一审 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2007)聊民一初字第22号案;

二审 山东省高级法院(2009)鲁民一终字第19号案;

再审 最高法院(2009)民申字第1717号案。

(二)、案审结果:

原案,一审确认了违法断电事实,两次司法技术鉴定结论确损2053883元。判赔954923.94元;二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第二、第三项,变更赔偿款为979425.74元(与电费相抵后,赔偿款768243.32元由法院过付给了原告债权人)。申请再审,被山东省高院通知驳回。

本案,司法技术鉴定确损2514.69万元(不含原案2053883元)。一审驳回诉讼请求,二审维持,申请再审,亦被最高法院裁定驳回。

一场合同纠纷及侵害财产赔偿纠纷所引发的原、本两案,原审法院经三次委托有资质的鉴定单位所作司法技术鉴定确损(两审法院均已采信)2720.0783万元。

上述情况,令人触目惊心、痛心疾首!百思不得其解……。试问:数千万元损失之巨,仅以区区几十万元赔偿了结,侵害一头牛,赔偿一只鸡。普天之下岂有此理?此如:凶手重拳将人打成植物人,仅作象征性简单医疗后,即可脱责。此后生存所需、所有一切,概由受害人自负。此可有法可依?能说的过去?!

咄咄怪事,大谬不然!何故如此呢?

二、两案审理中的法官违法违规违纪问题:

法官过错一:认定责任错误、适用法律错误,导致判决错误。

聊城中院经审理,确认的法律事实为:违法断电确认无疑,司法技术鉴定结论铁证如山。以该事实为依据,以合同法第120条“当事人双方都违反合同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的法条为准绳,按照双方各自承担与其违约行为相对应的违约责任,不能相互替代的法则作出判决,本为于法有据、于情有理之事。然而,聊城中院有法不依,和稀泥、乱打板子(四、六分责),故意制造错案!令人气愤!

显然,我厂的违约行为就是欠电费,相对应的违约责任,就是补交电费及滞纳金。依规判交并加罚,如此而已。

欠交电费,国家法律并沒有赋予供电公司不履行告知义务即可断电的权力。供电公司没有履行告知义务,中止供电就是违法。对此行为承担相应的责任,就必须承担因此而造成的全部损失。

聊城中院违背客观事实和基本法理,将供电公司的违法断电分成两段,即断电前没有告知是违约,断电后是合法。我厂因断电遭受毀灭性损失,实处经济枯竭、失去资金支付能力,因此无力及时补交电费、滞纳金。依规判交、判罚,再违规加罚千分之一(滞纳金时规千分之一至三,居民户为千分之一;企业户当年部分为千分之二、跨年度部分为千分之三。原告为企业当年欠费户。依规应按千分之二判罚。一审法院竟然判按千分之三计罚。)后,再重打40大板(承担40%的责任),依规罚2‰后再加罚1‰、另罚40%,三重惩罚!依法不应双重惩罚,该案竟然三重惩罚!法官对受害方如此,而对加害方不罚、少罚(仅作象征性惩罚)。法官的倾向性由此可见一斑。其公正性已荡然无存。

这种挖空心思、极力歪曲,践踏法律、阉割合同法,无据定责、乱打板子的和稀泥做法,在中国司法审判中实属罕见。

合同法第180条明确规定:“供电人因供电设施计划检修、临时检修、依法限电或者用电人违法用电等原因,需要中断供电时,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事先通知用电人。未事先通知用电人中断供电,造成用电人损失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第182条:“用电人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和当事人的约定及时交付电费。用电人逾期不交付电费的,应当按照约定支付违约金。经催告用电人在合理期限内仍不交付电费和违约金的,供电人可以按照国家规定的程序中止供电。” 纵观本案,我厂欠交电费是事实,依据合同法第182条,我厂欠电费及其应承担的责任,就是交付电费和支付违约金。

依法,损失赔偿范围为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合同法规定损失赔偿范围也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即、既包括直接损失,也包括间接损失。损失并不限于业已发生的,确定会发生的,未来的损失也包括在内。应以全额赔偿为原则,损失多少,赔偿多少。若此不适用于两案,对抗此法的法条在哪里?可想而知:前述象征性判赔是何等荒谬!何等荒唐!!……

法官过错二:延宕怠拖、审限逾超,断电、断案断送了鲁蜜特。

原案,于2002年7月23日受理并随即立案,2004年10月27日判决。审理时间长达2年又3个多月(法院委托的司法技术鉴定,依规一般案件25个工作日结案,疑难案件最长不得超过3个月结案。原案为一般案件,实际占用鉴定时间3个月。)。此一审限超期问题的处理,既无院长签字延期,超过若干个法定审限后,亦未向省院报备批准。严重违反了民诉法及相关审限规定。

本案,于2006年9月30日正式提起诉讼,2007年6月4日首次开庭审理,2008年11月13日一审判决,历时2年零51天。去除立案及鉴定时间,审理期再次严重超限。

本案起诉之初,依法本应7日内受理(立案)完毕,最终竟然耗时206天。超法定期限高达29.4倍之多。

2006年9月30日,我厂提起本案诉讼(以特快专递详情单为据)。法官孟凡利借故推拖,久拖未果。我厂据理力争,电话、面求,无数次催促,直至信访、人访,组成上访团赴省院集体上访。历经百折,耗时89天后,于2006年12月27日,孟凡利口头答复:“不予受理!不给裁定书了。”(此前,孟和刘延新庭长驱车到我厂上级主管部门县粮食局,面见局长游说撤诉、破产遭拒。此一节外生枝画蛇添足之举,受被告驱动为其代劳作说客之嫌已显现无疑。)。沒有裁定书,按程序无法提起上诉。显然,孟欲切断诉讼之路。无奈之下,我厂加大上访力度,持续分组到省、市人大及党政司法部门上访……。2007年2月7日,耗费130天才拿到了不予受理裁定书。我厂据此上诉,省院(2007)魯民辖终字笫42号《民亊裁定书》,撤销了聊中院(2007)聊立字第1号《民事裁定书》,指令该院受理该案。此足可证明:聊城中院所作不予受理裁定确为错裁。

2007年4月17日,我厂收到了本案受理的相关材料。屈指计算,足足用了199天。第206天,终于接到了正式立案的材料。依法7天应办完、实际拖了近7个月!期间状况多多、波折连连,一言难尽……

早在2003年2 月21 日,我厂向原案原审前期合议庭递交了《先予执行申请书》。此时,聊城中院(2002)聊中法司鉴技字第46号司法技术鉴定书已确损2053883元。庭审中,被告违法断电的事实已确认无疑。案件法律事实及财产损害证据可谓铁证如山。

我厂糸季节性冷饮企业,惜时如金。若依法获得法院支持,执行部分资金用以启动生产,其结果:此后绝对不会造成2720多万元损失、直至彻底断送了企业。对此,作为时任主审法官的耿建和分管院长王尹宗,应负有不可推缷的失职、不作为责任。

原案审理之初,我厂因受违法断电所致,遭受毁灭性、致命重击,全部产品及冻存原料化为乌有,山穷水尽、彻底失去了重新启动的能力。此时该案若速审快结或获法院支持先予执行部分赔偿款,用于启动生产经营,损失势必减少。不会引发本案及现今残局。恰恰相反:原案拖延、怠判,执行完毕已是四年又两个月之后了。时间就是金钱,企业惜时如金,法院却怠讼年复一年!慢慢来!……

依因果关糸而言,前述侵害我厂财产所导致的扩大损失一直处于持续状态。近九年来,企业停电、停产至今。在此期间,受害人倾其所能、全力补救,工作到位、到家。然而,终因财力枯竭,难解緾诉、怠讼之困,马拉讼官司近九年,损失扩大一发不可收失。企业早已实处破产状态、上百名职工全员下岗后痛失复岗之望。生存艰难形如倒悬……,感同身受者,不难理解受害人非常痛苦的切身感受!……。

一天应了的讼事一月办,半年的官司打十年!如此作为、所导致的恶果,扪心自问,若有人性及良知,其心可安?!……

法官过错三:法官造假,神圣的法院殿堂岂不成了造假工厂?!

……

补充说明:
法官过错三:法官造假,神圣的法院殿堂岂不成了造假工厂?!
原案原审主审法官胡洪建(约在04年7月底8月初接任)空穴来风,以子虚乌有“中止诉讼裁定书” 插入卷宗,搪塞、欺上瞞下!造假脫责(假裁定在终审判决书中显示的落款时间为:2003年11月10日。)。
上述所谓的裁定绝无此事。该裁定,双方当事人依规应当签收。聊城中院报送二审法院的卷宗内是不会有当事人的签收回执的。
法官造假,太不象话!……
法官过错四:本案主审法官耿建,依规应当回避而未回避。
耿建法官作为原案的主审法官,自2002年7日23日立案后,五次开庭审理,马拉松式审至2004年7月23日,在该案分管副院长王尹宗迴避后,耿亦回避。
然而,在本案一审中,耿建法官出任审判长,并兼任主审法官。合议庭内,两个重要职务集于耿建一人之身。本案一审亦同原案一审,均延宕、怠拖,耗时2年多。结果是:双双妄判、成为错案!!
同一起纠纷引发的民事案件(原案及本案),前已迴避,后又复任主审。依民事诉讼法及最高法院《关于受理审查民事申请再审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十五条(二)、等相关法规而论,这显然是非常错误的!耿建法官本应继续迴避而未迴避。此一程序违法,就实际效果而言,对原、本两案的公平、公正审理所造成的直接影响,不言而喻,可想而知。
法官过错五:分管院长王尹宗违反了最高法院关于“五个严禁”的规定。
2002年8月份以来,由聊城市法治办一位孙姓领导引见,被吿法律顾问多次和王尹宗会面密谋。2003年11月间,王尹宗因眼疾在北京住院,被告原法定代表人和法律顾问专程驱车进京“看望”了王院长。致使该案审理阻力重重、久拖未果。我厂查明事因后,于2004年3月16日,向聊城中院寄报了请求王尹宗回避的申请报告(该报告附后)。同时,分别向市委、市人大、市政法委及中院各位院长作了投诉。对此,原案前期主审法官耿建代表院方作了回复(04年4月6日第三次开庭前,在第八审判庭,原审判长牛廷彪副庭长,我厂法定代表人赵振元和诉讼代理人赵学义在场。):“你们反映的问题,市里领导有指示,院里领导很重视,由呉声院长接替王院长分管本案。”
此一违反五大禁令的行为,是不是前述种种问题的症结所在呢?……
法官过错六:山东高院两案二审承办法官孙英、邱建坡的妄判问题。
两案二审对一审判决的判决,存在问题有三:一是维持了一审违反合同法所作出的大部分错误判决;二是对一审按千分之三计罚滞纳金的违规问题视而不见。对此,我厂当庭据实陈述、论争、举证,法官睁眼瞎断,仍判维持!三是对一审造假问题轻信、袒护!!一言概之:两案一审咋判二审咋办,维持、驳回,几成习惯。错案不纠、自然依然是错案。
法官过错七:原案申请再审,山东高院草率驳回。
原案申请再审,山东高院审査流于形式,对两审中的错误,不作纠正。草率驳回。终致原案一错到底,公平正义尽失。从而,引发本案两审直至申请、申诉再审。悠悠长讼!至今仍在进行中……
法官过错八:山东高院纪检组(监察室)默对投诉举报,迟不回复查询。
,……
咨询者:fa229552山东
[咨询时间:2011-05-15
悬赏分:
解答数:1
剩余时间:已过期]

回答

1
刘子若律师
[地区:北京-朝阳区
手机:13910524458
积分:347612
]
回答时间:2011-05-17 10:22
刘子若
依法维护合法权益。

Copyright ©2007-2017 Fabao365.com 版权所有  |  京ICP备1021068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176号
法邦微信号:fabang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