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法邦网 > 法律咨询 > 吉林法律咨询 > 刑事自诉 > 

刑事案件

待解决咨询

[关注该咨询]
咨询编号:106312什么是编号?

刑事案件

控告书

刑事案件公安不处理,不给答复是什么行为,相关部门我全都找过了,国家两办我都去了。可还是让公安局给退了回来,?????????????请给位给个回音.!

控 告 书

起诉人:李柱山,男,汉族,62岁,酒厂退休工人,住幸福二委二组。儿子李国明,男,汉族,37岁,酒厂失业工人,住幸福二委二组。

被起诉人:主犯:杀人犯,王福忠,汉族,52岁左右。周静波,男,59岁左右。杨宝云,女,汉族,70岁左右。孙柏山,男汉族,78岁,左右。李柱林,男,汉族,60多岁。杨正发俩口子,男,60多岁。薛福江,男,汉族,65岁左右。薛福兴,男,50多岁。团伙头子陈冬明,男,60岁。陈铁良,男,50多岁。白井龙,男,50多岁。李海生,男,60多岁,已死。打眼,打探王心,男,67岁左右。李永库【磕巴】的大女儿叫小华的大仙,女,40多岁。

从犯和团伙名单:

团伙龙凤春,男,70多岁,孙凤霞的二姐夫外号“小瘦子”男,50多岁。汪纯果45岁左右。汪纯田,男,43岁左右。张福,男,50多岁。冀玉霞女49左右。冀玉明,女,45岁左右。杨春玉,男,30多岁。杨春生,男,30多岁。团伙王宾,57岁左右,农民。王希军,男,45岁左右,农民。康友来,男,60多岁,农民。张科学,男,48岁左右,农民。李贵,男,50多岁。薛红武,男,40岁左右。薛福贵,男,50岁左右。薛福金,男,40多岁。薛丽娜,女,50多岁。

犯罪经过:

案例1:李国明被杀一案,李国明在1988年6月份【当时在十中念书】去酒厂找其母亲一进车间就被王福忠手拿装满酒瓶从后面猛击李国明的头部数次,将李国明当场打死,造成李国明头骨粉碎性骨折,当时颅骨塌陷2公分深,面积达到15乘20公分。不知道什么时间醒来,至于怎么回到家都不清楚。有证人原灌装车间书记陶树林证明此事。事后李国明在酒厂留守处交保险认出就是王福忠所为。

在我头部受伤后,酒厂厂长周静波将此事压下,包庇王福忠杀人一案,事后一直派人跟踪追杀,王福忠和周静波派王心进行多次侦查和跟踪,李柱林进行家里亲情迫害和威胁,害的我到现在都无法成家,生儿育女,家破人亡。治病都没钱看,每当过冬都十分艰难,过着生与死亡的考验。因为我是酒厂下岗失业工人,把我的退休给办理,负责我每天2000元人民币的医药费。请法院法官给予解决看病,赔偿损失,追究刑事责任。

案例2:李柱山,李国友,开车路上被抢劫,杀人未遂被害一案:李柱山,李国友在1996年10月份,李柱山领着孩子创业期间,道东家邻居姓刘的造纸厂当电工不知道什么原因在造纸厂空房子里死的,死后时间不长,他的女儿刘小丽和女婿雇我家车,当时由李国友和李柱山开车送他们去平台的途中,小丽的老公打了一个电话,对面来了一辆大卡车把路堵住,卡车车号是吉g-------06114,机砖厂车卖给个人,司机和坐车人下来手持铁棒冲着我家车走来,李国友,李柱山,下车后,对方没说任何话,举起铁棒就下手,将李柱山头部打成重伤,李国友被打受伤,他们转身上车逃跑,李国友强忍剧痛把父亲背到车里送到平台院里进行抢救,抢救7天脱险,随后李海生拿钱疏通各个关口,更改病例,毁灭证据,怕李柱山想起某些事情,特意抽取大量骨髓,达到失意的目的。因为李海生是五家户劳改队大队长。孙建国当时在平台五二一医院工作,职务大夫,是孙柏山的儿子。孙柏山和李海生关系十分密切,来往非常频繁,原来是五家户耐火专长一起工作的。平台派出所所长王和把罪犯抓住后,孙柏山,杨宝云,通过各种关系找到王和,把钱装进王和腰包,杀人犯给放了。没过多长时间,汪纯国,汪纯田,的弟弟汪洋找李柱山修门,外孙子吃果冻就死了。李柱山被抽取大量骨髓后,经常有病,要求看病一天1200元人民币的治疗费用,护理费另算。

案例3:薛艳红被拐卖,2000年1月9日薛艳红在自家门前货亭失踪。。。。。。李国明与姐姐李柏芝去酒厂开资,会计冀玉霞说:杨宝云不让给你们开资,有事去找杨宝云理论,第二天我们又去问,还是去找杨宝云要人。当时我们录下了与冀玉霞的对话。经过多方查找,周静波,王福忠,杨宝云,孙柏山,杨正发两口子,薛福江,薛福兴,李柱林,汪纯国,汪纯田,康友来,张福,王心,外贸冷库家属楼住的王怀仁,外贸冷库家属楼住养牛姓孙的是王怀仁的外甥姑爷,2000年开修理部的刘三和媳妇的姐姐住在青山,耿玉财的小姨子,孙凤霞的姐夫外号“小瘦子”,“长庆派出所所长丁祖康是孙凤霞的姑爷,户籍员张讯”,友谊小学北大门李柱山家往东数第三家小白是孙凤霞的孙子,城南派出所所长李贵,瞎子龙凤春,【洮南市河西刘家杆,红家杆是杨宝云,杨正发和孙柏山的活动老窝】,薛艳红她大舅死后火化那天人失踪的,友谊修理部门前小货亭里失踪的,白井龙在薛艳红失踪的前几天用车拉李国明和薛艳红到东风卫生院后大门对着楼口二楼长庆老邻居【李永库,磕巴】的大女儿叫小华的大仙算卦,此人头发花白,以大仙吗名义骗人,害的我全家妻离子散,家败人亡不知道用的什么方法?吃了什么药??????先是薛艳红和孩子李国明一起去的,后又背着家人和孩子去算卦,从此我们家分离,家败人亡,薛艳红在杨宝云的说使下,带走全部现金和存款,由杨宝云,孙柏山,周静波,王福忠,李柱林等人提取现金10万元人民币,开始了一场杀人不见血的血腥屠杀。陈冬明假冒律师,拐卖人口。

案例4:李国友被砍一案,2001年6月26日上午10点钟李国友被3人用刀砍伤,杀人凶手当天被抓捕归案,后来丁祖康和张讯,收到杀人犯五千元人民币,将杀人犯放掉。

案例5:2004年10月22日,家人李柱林,利用李进杰在公安干过后转到银行做保安工作,联合酒厂厂长周静波,酒厂车间主任王福忠,舅爷孙柏山干过公安,姑奶杨宝云,大伯杨正发及儿子【杨春玉、杨春生】,汪纯国,汪纯田,康友来,张福,王心,丁祖康是长庆派出所所长,孙凤霞的孙子小白,外贸冷库车队家属楼的王怀仁,外面冷库车队家属楼养牛小孙是王怀让仁的外甥姑爷,(薛福江,【薛福兴,薛红伟】,薛红武,薛福贵,薛福金,薛丽娜,)等等一些坏蛋。办理手续的当天早上,李柱林突然来到李柱山家说:我杀人不见血,杀死你全家让你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说完这些话,我家当天就丢失一冬的取暖木材,几根两米长的原木,害的李国明和父亲李柱山冻的身体浑身发抖过了好几年,浑身是病,多亏有好心人相助,不然我们连冬天都过不去。

案例6:道东被盗、被扒、被砸、被偷、放水、扎坏防水、一案:杨正发利用孙子、儿子、二大爷杨凤久住在我家隔壁、开幼儿园利用小孩打眼,对我家疯狂盗窃,半夜撬门,白天偷盗,放水,扒房子,上房上扎防水,害的我无力修复,房屋摇摇欲坠,让我们十分恐怖的生活,城南派出所所长李贵是他们的保护伞。瞎子龙凤春的姑爷小宋和道东小何子等人进行非法盗窃,河西红家杆姓李的。往我家房上扔死猪。案件不下数百起,我家丢的东西都无法计算。丢的东西有存折,现金,车辆,木材,钢材,各种档案,锅碗瓢盆,衣物,倒水泥堵井,房上倒硫酸,造成房屋倒塌,。

案例7:修理部无法开业。防水被破坏,墙体损坏严重,房盖损坏严重,井被堵死。害的我无力修复,损失严重。

以上案件均为一伙人所为,日本人有三光政策,他们有四光政策,分别为杀光、抢光、盗光、扒光、让你求生不的求死不能。向人民法院提起上述:要求经济赔偿,精神赔偿,追究刑事责任,民事责任,法院依法办理此案。

2011年 1月 20 日

控诉人在白城市公安局告了十几年,白城市洮北区公安局没有答复,刑事犯罪可以逍遥法外,继续作案,杀人,放火,拆房子,盗窃被害人的所有生存物资,害的人无法生存,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当地公安局的李局长保护孙百山,杨宝云,周静波等黑恶势力杀人不眨眼,拐卖人口,无人问荆,无人敢管,实在嚣张。令人发指。可恨。

请问各位领导:刑事犯罪是否可以随便杀人,放火,与公安无关,任其发展,无人问荆,请问国家设立的公安机关是否只是个排位,黑社会的保护伞。

咨询者:fa228992吉林
[咨询时间:2011-05-14
悬赏分:
解答数:1
剩余时间:已过期]

回答

1
魏国鹏律师
[地区:北京-朝阳区
手机:13121048109
积分:690903
]
回答时间:2011-05-14 11:14
魏国鹏
到上级部门申诉解决,相信你的权利会得到保护的!
中央电视台《华人频道》嘉宾律师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都市法宝》栏目嘉宾律师

Copyright ©2007-2017 Fabao365.com 版权所有  |  京ICP备1021068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176号
法邦微信号:fabangwang